捷报比分即时比分直播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統計信息 > 統計分析

清遠市城鄉經濟發展差異及比較研究

來源:市統計局 日期:2019-09-11 17:18  責任編輯:   字號        


編者按: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清遠考察的重要指示精神,根據市委市政府貫徹落實的有關文件精神,我局成立專題調研組。調研組從20194月到8月,先后前往粵東的梅州市和粵西的湛江市學習先進經驗和做法,并深入連南縣和陽山縣開展了實地調研,在此基礎上,撰寫了《清遠市城鄉經濟發展差異及比較研究》課題報告。 

內容摘要:當前的城鄉經濟發展差異主要體現在城鄉二元經濟結構上。文章通過對城鄉經濟發展進行對比,運用城鄉二元經濟結構測度方法,找出清遠城鄉經濟發展的差異。在此基礎上,借鑒國內解決城鄉二元經濟結構的經驗做法,結合清遠實際進行思考,提出“以點帶面、層層深入的立體網式城鎮化建設”發展思路,并圍繞當前推進城鄉一體發展面臨的困難和問題,有針對性的提出對策建議。

關鍵詞:二元經濟結構  發展差異  城鄉融合

城鄉二元結構主要是指以社會化生產為主要特點的城市經濟和以小生產為主要特點的農村經濟并存的經濟結構。2018102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廣東清遠調研時指出,要下功夫解決廣東城鄉發展二元結構問題,要認真抓好鄉村振興戰略,在脫貧致富基礎上加快推動鄉村全面振興,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破解城鄉二元結構,加快推進城鄉一體融合發展,是當前我們的重要任務之一。

一、清遠破解城鄉二元經濟結構的成效

破解城鄉二元經濟結構,是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加快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的重要途徑。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統籌城鄉經濟發展,堅持一手抓經濟轉型發展,一手抓農村綜合改革,在城市經濟穩步發展的同時,農村發展活力明顯增強,農村經濟也有了較大進步。

(一)農業現代化、產業化水平顯著提升

農業現代化和產業化是推動農業發展的根本途徑。黨的十八大提出的“新四化”中,農業現代化是整個經濟社會發展的根本基礎和重要支撐。清遠著力推進農村綜合改革,為農業生產專業化、規模化、集約化,構建新型農業生產經營體系掃除了體制障礙,有力的促進了農業現代化、產業化水平的提升。

    1.農業勞動生產率[①]穩步提升。一直以來,經營規模小、勞動生產率低是制約農業發展和農業競爭力的關鍵因素,農業現代化的核心就是提高農業勞動生產率。2018年,我市農業勞動生產率為2.26萬元/人,比2012年提高了0.81萬元/人,且呈現穩步提升的態勢。

     2.農業增加值率居全省前列。增加值率指增加值占總產出的比例,它是度量經濟投入產出效益及經濟增長質量的綜合指標。2012年我市農業增加值率以62.6%排在全省第五位,隨著農業綜合生產能力的提高,農業增加值率穩步提升,2018年上升到63.7%。從近幾年農業增加值率的對比情況看,我市不僅遠超出全省平均水平,在農業實力較強的粵北五市中,優勢也相當明顯。

(二)農村經濟快速發展

2018年,清遠實現農林牧漁業總產值378.0億元,比2012年增長了27.1%,年均增長4.1%,高出全省平均水平1.0個百分點;實現農林牧漁業增加值241.0億元,比2012年增長了29.3%,年均增長4.4%,高出全省平均水平1.1個百分點。

在堅持以糧食為核心、穩定農業發展的基礎上,大力發展蔬菜水果等經濟作物。2018年,蔬菜產量318.0萬噸,比2012年增加了105.6萬噸,增長49.7%;水果產量73.0萬噸,比2012年增加了18.1萬噸,增長33.0%

(三)農村居民生活水平明顯改善

2018年,清遠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5163元,比2012年增長了76.8%,年均增長10.0%。農村居民收入的快速增長帶動農村住戶存款也大幅增加,2018年末,農村住戶存款311.7億元,比2012年末增加86.7億元,增長了38.5%

農村經濟的快速發展和農民收入的快速增長,加快了農村消費水平的提高和農村消費結構的升級,推動了農村居民生活水平明顯改善,農村居民用于基本生活方面的消費支出逐步下降,家庭電氣化水平不斷提高。2012年我市農村居民恩格爾系數為49.2%,到2018年逐步下降到42.6%。家庭電氣化水平的不斷提高帶動鄉村居民用電量快速增長,2018年鄉村居民用電量達到了10.4億千瓦時,比2012年增長了91.0%,年均增長11.4%

二、城鄉經濟發展差異比較

當前存在的城鄉二元結構,最突出的表現就是城市經濟遠比農村經濟發達,城鄉居民收入差距大。

(一)城鎮化水平仍較低,城鄉勞動生產率差距不斷擴大

城鎮化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必然選擇。隨著城鎮化進程的全面推進、城鎮化水平的不斷提高,城鄉區域協調發展能力也不斷增強。2012年,我市常住人口城鎮化率47.93%2016年穩步提升到50.0%,2018年達到52.0%,六年間提高了4.07個百分點,比全省同期提升快0.77個百分點,但我市城鎮化總體水平還比較低。2018年,我市城鎮化率比全國平均水平低7.6個百分點,與全省平均水平相比,更是相差20.7個百分點。

農業的天然弱性決定了其發展空間和經濟效益方面的局限,但不可否認的是,城鎮化帶來的的集聚效應對城鎮經濟發展具有更加顯著的促進作用。隨著農業現代化、產業化水平顯著提升,以第一產業為主的農村經濟勞動生產率不斷提高,但以二、三產業為主的城市經濟勞動生產率的提升更加明顯,城鄉勞動生產率差距不斷擴大。2018年,我市第一產業勞動生產率比2012年提高了0.81萬元/人,第二、三產業勞動生產率比2012年提高了2.76萬元/人。第一產業勞動生產率與第二、三產業勞動生產率的差距,則由2012年的8.33萬元/人擴大到2018年的10.27萬元/人。

勞動生產率情況對比

(二)消費能力明顯偏弱,農村居民消費熱情更趨強烈

人均收入決定了居民的基本生活水準和消費能力。我市居民人均收入與全省平均水平還有較大的差距,整體消費能力不強。一方面,我市居民基本生活內商品消費仍占據相當比例,2018年,我市城鎮居民恩格爾系數為38.3%,比全省平均水平高6.7個百分點;農村居民恩格爾系數為42.6%,比全省平均水平高6.0個百分點。另一方面,我市居民商品消費能力較弱,2018年,我市城鎮居民人均商品消費額占全省平均水平的65.5%;農村居民人均商品消費額只有全省平均水平的61.4%

經濟的快速發展、收入的穩步增長也激發著居民的消費潛能,農村居民消費熱情更趨強烈。一方面農村居民人均消費支出占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由2012年的78.6%穩步提升到2018年的86.0%,六年間提高了7.4個百分點,而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支出占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只提高了5.5個百分點;另一方面農村居民人均商品消費額六年間增長了83.7%,年均增長10.7%,年均增速高出城鎮居民人均商品消費額4.8個百分點,農村居民人均商品消費額占城鎮居民人均商品消費額的比重也由2012年的25.0%提升到2018年的32.7%,六年間提高了7.7個百分點。

(三)居民收入水平總體較低,城鄉收入比不斷縮小

經濟的快速發展有力地帶動了居民收入的大幅提升,而鄉村振興戰略的大力實施,確保農村居民的收入增長快過城鎮居民。2018年,我市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2012年增長76.8%,年均增長10.0%,年均增速超過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個百分點。

城鄉居民人均收入增速對比

 

 

由于基礎較差、基數較小,雖然我市城鄉居民收入增長較快,但居民收入水平總體仍然比較低。2018年,我市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占全省平均水平的88.3%,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全省平均水平的66.3%

2012年以來我市與省城鄉居民收入對比

                                                                              單位:元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省城鎮居民

30227

29537

32148

34757

37684

40975

44341

清遠市城鎮居民

19514

21368

21093

22907

25267

27610

29377

省農村居民

10543

11068

12246

13360

14512

15780

17168

清遠市農村居民

8612

9662

10600

11682

12873

14027

15163

城鄉收入比是衡量二元經濟強度的一個重要指標,通常用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與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之比來度量。通常認為,當城鄉收入比大于2時,處于城鄉二元結構狀態;當城鄉收入比介于1.252之間時,是二元結構向城鄉一體化過渡時期;當城鄉收入比小于1.25時,表明基本上完成了城鄉一體化。

2012年以來我市與省城鄉收入比對比

                                                                               單位:%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廣東省

2.87

2.67

2.63

2.60

2.60

2.60

2.58

清遠市

2.27

2.21

1.99

1.96

1.96

1.97

1.94

相差

-0.60

-0.46

-0.64

-0.64

-0.63

-0.63

-0.65

從城鄉收入比的變化情況看,省與我市城鄉居民之間的收入差距均呈逐步縮小趨勢。由于我市城市化程度達不到省平均水平,我市城鄉收入比比省平均水平低0.65個百分點。

(四)城鄉二元經濟結構測度

經濟的二元性主要指傳統部門(農業部門)和現代部門(非農業部門)的對立,通常用兩部門間的發展差異衡量經濟發展的二元性,判斷一個地區城鄉二元經濟結構強度,主要通過比較勞動生產率、二元經濟對比系數和二元經濟反差系數三個指標進行測度。

1.比較勞動生產率

比較勞動生產率指一個部門的產值比重同該部門勞動力比重的比率,反映了1%的勞動力在該部門創造的收入比重。計算公式為:

農業部門:B1=(G1/G)/(L1/L)

非農業部門:B2=(G2/G)/(L2/L)

其中,B1為農業部門比較勞動生產率,B2為非農業部門比較勞動生產率,G為總產值,G1為農業部門產值,G2為非農業部門產值,L為勞動力總數,L1為農業部門勞動力人數,L2為非農業部門勞動力人數。

由于農業的天然弱性,第一產業比較勞動生產率B1通常低于1,而非農產業比較勞動生產率B2高于1B1B2的差值越大,經濟結構的二元性特征就越顯著。因此,經濟結構的二元強度可以通過將兩個部門的比較勞動生產率對比得出,即由二元經濟對比系數計算可得R1=B1/B2R1代表二元經濟對比系數)。

2.二元經濟對比系數

二元經濟對比系數是建立在比較勞動生產率基礎之上,即第一產業比較勞動生產率與非農產業比較勞動生產率的比率。二元經濟對比系數與二元經濟結構強度呈反方向變動,即R1越大,兩部門的差別越小,經濟結構的二元性越小;反之,R1越小,兩部門的差別越大,經濟結構的二元強度越大。發展中國家的二元經濟對比系數通常為0.310.45,發達國家的二元經濟系數通常為0.520.86

清遠市城鄉二元經濟結構測度表

年份

農業和非農業產值比重(%

農業和非農業就業結構(%

農業比較勞動生產率(B1)

非農業比較勞動生產率(B2)

二元經濟對比系數(R1)

二元經濟反差系數(R2)

農業(G1/G

非農業(G2/G)

農業(L1/L)

非農業(L2/L)

2006

16.7

83.3

50.5

49.5

0.33

1.68

0.20

0.34

2007

15.0

85.0

58.8

41.2

0.26

2.06

0.12

0.44

2008

15.1

84.9

61.2

38.8

0.25

2.19

0.11

0.46

2009

14.3

85.7

60.4

39.6

0.24

2.17

0.11

0.46

2010

13.8

86.2

54.8

45.2

0.25

1.91

0.13

0.41

2011

13.9

86.1

53.6

46.4

0.26

1.85

0.14

0.40

2012

14.9

85.1

54.2

45.8

0.28

1.86

0.15

0.39

2013

14.8

85.2

53.1

46.9

0.28

1.82

0.15

0.38

2014

14.6

85.4

51.9

48.1

0.28

1.78

0.16

0.37

2015

15.0

85.0

48.9

51.1

0.31

1.66

0.18

0.34

2016

15.3

84.7

50.2

49.8

0.31

1.70

0.18

0.35

2017

14.9

85.1

49.4

50.6

0.30

1.68

0.18

0.34

2018

14.8

85.2

49.0

51.0

0.30

1.67

0.18

0.34

             注明:為便于對比,表中農業和非農業產值比重取用增加值比重。

從表中可以看出,2006年以來,我市二元經濟對比系數均不足0.2,中間經歷了由下降到回升并逐步趨于平穩的過程,且值得注意的是,我市二元經濟對比系數遠低于發展中國家水平,這表明我市經濟發展的二元性比較強。

3.二元經濟反差系數

二元經濟反差系數指農業部門產值比重與勞動力比重之差的絕對值與非農業部門產值比重與勞動力比重之差的絕對值的平均值。二元經濟反差系數的計算公式為:

R2=(|G1/G-L1/L|+|G2/G-L2/L|)

與二元經濟對比系數相反,二元經濟反差系數越大,農業部門和非農產業部門的差距越大,城鄉二元經濟性越顯著。

2006年以來,我市二元經濟反差系數與二元經濟對比系數的變化趨勢基本相反,由回升到下降并逐步趨于平穩。由于二元經濟對比系數與二元經濟反差系數是相反的,由此進一步表明我市經濟發展的二元性比較強。

“十八”大以來,在統籌城鄉經濟發展方面,我市雖然取得了較為明顯的成效,但城鄉二元經濟特征還比較明顯,從對比分析和測度的情況看,城鄉發展矛盾更多集中在經濟發展水平相對較低、經濟發展不夠充分。

三、清遠推進城鄉一體發展面臨的困難和問題

(一)經濟發展水平較低,縣域經濟發展差距大

雖然在2004年至2007年,我市迎來了建市以來最快的發展時期,生產總值等多項主要經濟指標增速躍居全省首位,但由于基礎薄弱、起步較晚,經濟發展水平仍比較低。近年來,在加大淘汰落后產能和壓減過剩產能以及市場需求、環保政策等多重因素疊加影響下,我市經濟發展明顯趨緩。2018年,全市人均GDP只有全省的46.8%,全國的62.7%,人均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只有全省的27.1%

縣域經濟發展差距較大。以鄉村為主體的北部生態發展區,土地面積占全市的44.4%,人口占全市的25.5%,生產總值只有全市的21.4%,地方財政一般預算收入只占全市的12.3%;生態發展區四縣市中,只有連州市的人均生產總值達到全市平均水平,連山縣、連南縣和陽山縣與全市平均水平均有不小的差距,其中陽山縣人均生產總值只有2.8萬元,在全市各縣(市、區)中最低。

(二)產業結構待優化,就業結構不合理

雖然當前我市處于工業化中期階段,但產業結構不合理的問題仍然比較突出。一是農業大而不強,農業增加值占比14.8%,高出全省平均水平10.9個百分點。傳統種養在農業生產中仍占主要地位,農產品深加工發展緩慢,產品附加值、市場占有率較低。二是傳統產業仍占據主導地位,雖然近年我市新興產業發展較快,但由于基礎較差,體量仍比較小,傳統產業的主導地位仍比較強,以水泥、陶瓷為主的非金屬礦物制品業增加值占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的比重達到了25.8%三是工業創新能力不足,工業企業R&D經費占生產總值比重只有0.48%,比全省平均水平低1.6個百分點。四是服務業市場化程度較低,非營利性服務業增加值占服務業增加值比重達到29.9%

2018年我市三次產業經濟結構為14.8:34.7:50.5,對比三次產業就業人員結構49.0:19.1:31.9,經濟比重較低的第一產業,從業人員占比將近五成,而經濟比重較高的第二產業和第三產業,從業人員相對較小。

(三)人力資源流失嚴重,城鎮規模較小

人是生產力發展的第一要素,人力資源在促進經濟發展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一是人口外流嚴重2018年我市戶籍人口442.95萬人,常住人口387.4萬人,人口凈流出55.55萬人,其中北部生態發展區人口凈流出43.45萬人,占全市凈流出人口的78.2%二是鄉村勞動力資源減少。從建市到2013年,我市鄉村勞動力資源持續提升,2013年達到199.3萬人后開始下降,2017年降到192.5萬人,四年時間減少6.8萬人。三是人才資源短缺,人才資源是第一資源,經濟要實現快速發展,離不開強有力的人才支持,一方面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人才需求日益增加,另一方面由于經濟落后、資金不足等原因,造成專業技能培訓力度不夠,特別是在農村,人才資源的緊缺以及勞動力整體素質不高,一定程度上制約著農村經濟的發展。

城鎮規模較小,產業集聚能力較弱,全市85個鄉鎮(街道),10萬人以上的只有9個,5萬人以上10萬人以下的26個,同時,由于大部分城鎮經濟實力較弱,輻射帶動能力也不強。

(四)農村發展基礎薄弱,瓶頸制約突出

一方面,農業基礎設施建設投入明顯不足,2012年以來,全市第一產業累計投資29.4億元,占全部投資的比重只有1.2%。另一方面,農村集體經濟不強,農業產業化、現代化水平有待提升。一是農村經濟市場化程度不高,主導產業不突出,農業產業化經營主體少,產業規模化標準化程度不高。二是涉農科研機構少,農技推廣難度較高,農業現代化缺乏強有力的技術支撐。三是農業經營體系不發達,農村合作組織發展時間短、規模小、競爭力低,造成抗風險能力差。

加快農村基礎設施建設,對于發展農村經濟,提高農業綜合生產能力,具有重要的支撐作用。但在推進農村基礎設施建設過程中,受限于土地、農田保護等因素影響,推進較為緩慢。目前,農民對利用耕地發展農業生產的自主權受到較多限制,農業附屬設施、配套設施用地難以解決,農業建設用地的困難更大,項目投資難以落地,農業發展受到嚴重制約。

(五)地方財力匱乏,整體投入不足

隨著鄉村振興戰略的全面推進,建設資金需求越來越大。我市屬于后發地區,地方財力有限,近年財政自給率呈逐年下降趨勢,2012年自給率為53.4%,到2018年下降至32.7%。北部生態發展區財力更加匱乏,連山、連南的財政自給率僅有7.9%7.8%,地方收支缺口主要通過上級政府財政轉移支付。新農村建設編制規劃經費、基礎設施建設資金、后期維護機制等僅靠上級的獎補資金已難以滿足基礎設施建設的需求。同時,部分基礎設施項目雖有上級撥款和補助,但地方財政也要進行建設項目的資金配比,因財力所限往往無力承擔地方資金配比,造成整體投入不足。

(六)農村金融發展緩慢,難以支撐農村經濟發展

一方面農村金融政策有待完善。農村的融資渠道較少,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農民專業合作社、家庭農場和專業大戶等新型農業生產經營主體,經營規模較大,資金需求缺口也較大,受融資政策的制約,許多新型農業生產經營主體難以獲得金融的有力支持,融資難的現象普遍存在。另一方面農村金融服務水平不高。農村地區的金融主體主要是農村信用社,較難提供多樣化的金融產品和服務,農業生產經營主體辦理金融業務較為不便,時間成本較高,跟不上農村經濟發展的需要。

四、國內解決城鄉二元經濟結構的經驗及啟示

沒有農業農村現代化,就沒有整個國家的現代化。正確處理好工農關系、城鄉關系,在一定程度上成為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進程的關鍵因素。進入新世紀,城鄉融合發展逐漸成為我國城鄉理論和實踐探索研究的熱點,自2004年以來,中央一號文件已連續16年對“三農”問題進行聚焦,“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十九大”都提出要統籌城鄉、構建城鄉經濟融合發展的新格局。為此,相關學者對城鄉一體化實踐理論開展了大量研究和分析。比較成熟的主要有北京模式、蘇南模式、上海模式和珠三角模式等。

(一)北京模式

北京在推行城鄉一體化發展過程中采取“工農協作,城鄉結合”的模式,主要以城市工業支援農村為起點,以鄉鎮企業發展為脈絡,初步形成城鄉產業統籌布局、合理分工、優勢互補、聯動發展的局面,最終使得城市發展的同時帶動農村經濟的發展。北京這種城鄉一體化發展模式具有很強的借鑒意義,只要是一個經濟實力較強的城市,都可以以此方式帶動農村經濟發展。

(二)蘇南模式

以鄉鎮企業發展帶動城鄉一體化發展的蘇南模式,是對蘇州、無錫等地區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經濟和社會發展道路的概括和總結,主要依靠鄉村工業和集體經濟來帶動農村工業化,促進農村經濟發展。蘇南模式反映了改革開放以來在工業化和城市化過程中城鄉關系的整合規律,憑借雄厚財力,在政府的強力推動下,資源配置和利益分配積極向“三農”傾向,廣大農民深度介入工業化和城市化,民營經濟和股份經濟快速發展,成為全國城鄉一體化發展的典范。蘇南地區鄉村工業和集體經濟基礎較強,周邊省份經濟發達,這些優勢為蘇南以鄉鎮企業發展帶動城鄉一體化發展創造了有利條件。

(三)上海模式

以“城鄉統籌規劃”的上海模式起因于中心城區向郊區擴散,產業結構調整和空間布局調整的需求。在這個過程中,政府統一規劃,鼓勵城鄉合作,共同發展城鄉經濟。目前,上海已經初步建成“中心城—新城—縣城—中心鎮—集鎮—中心村”五個層次構成的城鄉一體化體系。需要注意的是,上海模式是在城鄉都具備較強經濟實力的基礎上才采取的,對于經濟發展較落后的地區,具有不可復制性。

(四)珠三角模式

珠三角城鄉一體化主要采取“以城帶鄉”模式,先后經歷了商品農業、農村工業化和完善基礎設施三個階段。經過多年的實踐與探索,珠三角已發展成為充滿現代化氣息的城市群,城鄉一體化成果顯著。但珠三角地區在城鄉規劃體制機制、農村基礎設施建設等方面,與城鄉一體融合發展的要求仍有一定差距。

就城鄉一體化發展模式而言,比較有影響力的還有“以城帶鄉、城鄉互動”的成都模式、“小城市帶大農村”的漯河模式等等,總體上看,不同地區由于自身特殊的條件,所發展的模式不盡相同。

從清遠來看,我市自然條件較為復雜,除北江沿岸南部地勢較為平坦外,絕大部分地區為典型的石灰巖山區,山峰和丘陵連綿不斷,其中生產、生活條件極端惡劣的石灰巖地區占全省石灰巖地區面積的70%,這給我市經濟發展帶來較大困難,也造成區域之間、城鄉之間發展的不平衡。在推進城鄉融合發展的過程中,如果不考慮這些實際情況,完全照搬照套其他地方的發展模式,就不可能達到理想的效果。

基于此,建議采取“以點帶面、層層深入的立體網式城鎮化建設”,尋找探索破解城鄉二元經濟結構可資借鑒的“清遠經驗”。主要思路:在深入推進鄉村振興戰略、加快鄉村集約發展的同時,按照“一心兩核”的發展布局,突出抓好以市中心區的一心和英德市、連州市為兩核的經濟發展,打造區域性增長極,合力推動全市經濟發展,并通過“一心兩核”的吸附能力和輻射效應,帶動次縣域[②]、中心鎮到重點鎮的城鎮化建設,以新型城鎮化建設加快推動城鄉二元經濟結構轉變。

五、加快推進清遠城鄉融合發展對策

經濟一體化是城鄉一體化的關鍵,城鄉二元經濟結構主要源于城鄉經濟一體化落后。發展中國家的現代化進程,可以說在很大程度上是努力實現城鄉二元經濟結構向現代經濟結構的轉換。

  (一)凝聚思想共識,形成推動城鄉融合發展的合力

深刻理解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意義。從本質上講,鄉村振興的體制性根源在于城鄉二元結構,城鄉二元結構問題是當前我國乃至今后相當長一段時期,必須要破解的時代難題。一要加強理論宣傳,調動和激發全民參與的熱情,形成推動城鄉融合發展的思想共識;二要夯實理論基礎,切實加強思想理論武裝,提高鄉村社會治理水平和治理能力,為城鄉融合發展提供有力保障;三要加強人才培養,既要精心培養高素質專業化的干部人才隊伍,又要著力培養青年人才、技術型人才、創新性人才,為城鄉融合發展增添動力。

  (二)抓住“入珠融灣”發展機遇,加快核心區域經濟發展

近水樓臺先得月。清遠雖未被納入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范圍,但緊鄰粵港澳大灣區四大中心城市之一的廣州,在“入珠融灣”上具備得天獨厚的優勢。李希書記調研清遠時強調,清遠要以廣清一體化為主抓手、全面融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全面融入粵港澳大灣區先行市。

1.加強區域合作,推進協調發展。要加強與廣州、深圳等珠三角大灣區核心城市的合作與交流,主動接受大灣區城市的輻射帶動,爭取與大灣區經濟協同發展。一是全面提升“廣清一體化”水平,積極對接大灣區優勢產業鏈以及產業帶的延伸,不斷完善與大灣區的產業供應鏈關系,找準清遠的比較優勢;二是進一步拓寬合作領域,積極謀劃多渠道的合作交流模式,擴大與大灣區的貿易和產業合作面,不斷提升合作層次;三是聚焦提升交通互聯互通能力,抓好重大交通基礎設施和重大產業平臺建設,加快推動建設高速公路交通網、廣清城際、清遠磁懸浮旅游專線、廣連高速等重點交通樞紐建設。

2.優化營商環境,大力引進產業項目。積極主動參與大灣區產業分工,著力提升清遠經濟發展實力。一是不斷優化營商環境。以機構改革為契機,進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和商事制度改革,深入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和“大數據”進程,全面提高行政服務效能,加快形成有競爭力的營商環境。二是積極引進重大產業項目。圍繞主導產業推動產業集聚集群集成發展,著力引進和培育一批優質企業,不斷壯大經濟實力,提高清遠整體發展水平。

3.以現代服務業為突破口,提升核心區域競爭力。現代服務業具有資源消耗少、環境污染小的優點,是地區綜合競爭力和現代化水平的重要標志。大力發展現代服務業對加快我市“入珠融灣”步伐、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及廣清一體化持續升級加溫的有利態勢下,要充分利用毗鄰珠三角的區位優勢和資源優勢,按照錯位發展、承接輻射的思路,以現代服務業為突破口,打造區域性增長極。對全市85個鎮街進行認真梳理,重點推動27個鎮街尋求新突破。一是清城區飛來峽鎮,佛岡縣湯塘鎮,英德市連江口鎮、黎溪鎮、九龍鎮,連南縣三江鎮可選擇發展特色小鎮,努力打造休閑娛樂旅游健康體驗中心;二是清城區源潭鎮、佛岡縣龍山鎮、連州市連州鎮可選擇發展交通空港物流倉儲,努力打造現代物流商務活動中心;三是清城區洲心街道、風城街道、東城街道、橫荷街道,清新區太和鎮、英德市英城鎮可選擇發展以居民服務業及社會服務業為主的金融、信息、通訊等產業,努力打造現代文化科技信息服務中心;四是清城區石角鎮、龍塘鎮,英德市英紅鎮,清新區太平鎮重點發展裝備、半導體電子、生物科技等新型工業,努力打造先進制造業中心;五是清新區山塘鎮、三坑鎮,佛岡縣石角鎮、水頭鎮,陽山縣陽城鎮,連山縣吉田鎮重點發展農副產品、花卉等現代農業,努力打造有機健康安全的農副產品加工中心;六是清新區龍頸鎮、禾云鎮重點發展再生資源、新材料、新能源、環保設備等相關產業,努力打造新技術研發中心。

  (三)做大做強縣域經濟,促進城鄉經濟融合

縣域是城鎮與農村的結合部、工業與農業的交匯點,是振興鄉村、縮小城鄉差距、實現城鄉一體化發展的突破口。當前,清遠城鄉經濟發展不充分、發展基礎薄弱、農業大而不強的狀況仍比較突出,要加快構建支撐高質量發展的現代產業體系,進一步優化發展布局,提高縣域經濟發展水平和整體實力。

1.探索推進城鄉經濟一體化發展。一是著力走出城鄉統籌、特色鮮明的經濟發展新路子。各縣區要從發展水平、區位條件和資源稟賦等實際情況出發,進一步明確工作重點,著力探索出一套適合本地區推進城鄉一體化建設的有效辦法和措施,不斷提升全市整體綜合實力。二是加快推進新型城鎮化發展,進一步提高縣域經濟發展綜合能力。積極推進城鄉能源、交通、通信、水利、環保等基礎設施統一布局和建設,增強縣域經濟發展基礎和潛力,全面提升縣域綜合承載能力。

2.加快構建現代產業體系,優化縣域發展布局。一是完善產業發展平臺,促進產業集聚發展。結合全市各園區自身條件、優勢及產業基礎,圍繞主導產業推動產業集聚集群集成發展,聚力七大省級產業園區,明晰園區產業發展布局,全力打造園區發展平臺建設。二是培育發展新興支柱產業,提質發展傳統產業。根據各縣區現有的產業布局和發展優勢,積極培育汽車及零部件制造、金屬材料、高分子材料和生物醫藥等新興支柱產業,不斷提升產業發展層次。在傳統產業發展上,力促傳統產業創新發展、轉型升級、提質增效,進一步鑄牢經濟發展的基石。

  (四)以鄉村振興為抓手,增強農村發展活力

堅持以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為總抓手,深化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培育壯大現代農業產業,以重點區域建設帶動鄉村振興實現新突破,增強農村發展活力。

1. 大力發展現代農業。以優化農業產業布局,打造特色農業產業品牌和發展生態旅游農業為切入點,在鄉村發展、保護生態環境的基礎上,吸引社會資本特別是民間資本以合資、合作等方式,參與鄉村的產業開發和項目經營,做大做強鄉村產業,提高產業效益。一是發展精準設施農業、休閑觀光農業、精深加工農業,壯大農民專業合作社、專業經濟協會、家庭農場、專業大戶等新型生產經營主體,培育農業龍頭企業和知名品牌。二是把農民組織帶動起來,引導農民依托鄉村優美的自然風光和良好的生態環境,發展鄉村旅游、新型農家樂等服務業,著力提升服務水平和檔次,吸引城鎮居民到鄉村吃住行游購娛,促進農民增收。

2.著力推進美麗鄉村建設。堅持因地制宜、分類推進和公眾參與的原則,把美麗鄉村建設與發展鄉村旅游、特色產業相結合。一是加強環境綜合整治。以“三清三拆三整治”為切入點,充分調動廣大村民建村、管村、護村、愛村的積極性、主動性,積極推進農村人居環境綜合整治,改造提升公共設施,大力推廣垃圾分類,全面普及衛生改廁,加快實施綠化、亮化、美化工程,打造環境優美、生態宜居、特色鮮明的美麗鄉村。二是以產業發展推動美麗鄉村建設。在保護村莊既有資源的基礎之上,堅持以市場需求為導向,充分發揮清遠粵北地區生態資源和特色農業優勢,精心謀劃“一村一品、一鎮一業”富民興村特色產業,積極培育發展壯大比較優勢明顯的鄉村主導產業和特色產品。

3.積極做好鄉村人力資源開發。鄉村發展歸根到底要靠人才實力,要努力防止鄉村人口持續大量外流,著力處理好“留下來”“走出去”和“引回來”的關系。一是要大力發展特色農業經濟,支持興辦農產品加工企業,扶優扶強農業龍頭企業,就近、內部消化農村剩余勞動力;二是要加強教育和培訓,搞好農村的職業技術教育,推行就業培訓,使農民掌握必要的基本職業技術技能,提高就業競爭力;三是建立有效的政策激勵機制,為人才發展提供干事創業平臺和制度空間,把有志于農業農村發展的人才“引回來”,讓那些想為家鄉作貢獻、能帶領鄉親們共同富裕的能人、熱心人在鄉村振興發展中大展身手,積極參與鄉村振興建設。

  (五)加大財政投入,助力城鄉經濟融合發展

1.加大對城鄉經濟發展的投入。圍繞市委市政府的戰略部署,繼續在財政投入、產業發展、基礎設施配套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促進三次產業在城鄉之間合理布局,形成產業互動效應,進而提高農業產業化和現代化水平。不斷加大對農副產品加工等涉農產業的支持力度,圍繞完善農業優勢特色產業鏈,積極扶持發展需要農村配套、提供原料和能夠吸納大批農村勞動力的產業,促進農村服務業加快發展。

2.加大對城鄉社會事業的投入。促進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繼續加大農村基礎設施建設,著力推進農村道路建設、村容村貌整治、污水處理等項目。加快改進改善鄉村學校辦學條件,提高農村教師待遇,完善農村教師補貼制度,切實保障鄉村師資力量;加大農村醫療投入,支持全科醫生發展,鼓勵、引導醫療人才到農村就業,提高農村衛生院醫療水平;推進社會保障覆蓋面,在養老和醫療等保障的深度和廣度方面繼續發力,盡快實現城鄉社保制度的統一。

3.引導市場要素向鄉村集聚,形成發展助力。充分發揮財政資金“引導效應”和“規模效應”,引導市場要素向農村集聚,助力鄉村發展。我市財力總量小,縣域間、城鄉間發展差異較大,特別是北部生態發展區基礎差、發展慢,一是要進一步增強財政資金統籌調度能力,加大對北部地區、農村地區的支持力度;二是要整合專項財政資金積極支持鄉村重點產業發展,增強鄉村吸引力,帶動資本、人才等生產要素向鄉村匯聚,從而為農村經濟發展奠定物質基礎保障;三是要不斷完善監管機制,加大對項目的管理、檢查、考核和驗收等,強化財政資金的使用效率。 (來源:市局綜合核算科)

 

參考文獻:

[1] 張定東.對“廣清一體化”清遠現實切入若干問題的思考[R].清遠統計報告,2014,(18.

[2] 黎忠佐,顏海華,呂洪濤,胡麗霞,張浩奇,鄧曉莉.經濟發展態勢與目標預測研究[R].清遠統計報告,2015,(25.

[3] 余燕,袁培.國內外城鄉一體化發展模式研究綜述及啟示[J].蘇州教育學院學報,2016,2.

[4] 劉玲,彭海英,童紹玉.中國城鄉一體化研究綜述[J].農村經濟與科技,2015,(11.

[5] 李勛來,王曉燕.我國城鄉二元經濟結構變化特征與消解對策[J].青島科技大學學報,2015,(4.

[6] 段祿峰.我國城鄉二元經濟結構測度研究[J].生態經濟,2016,(3.

[7] 肖俊彥.嘉興市破解城鄉二元結構探索及啟示[N].中國經濟時報,2016-6-2004.

[8] 聞濤.從融合的角度談鄉村振興戰略中城鄉一體化建設的實施[J].中國集體經濟,2019,(15.

[9] 韓俊.破除城鄉二元結構 走城鄉融合發展道路[J].理論視野,2018,(11.

[10] 李莎.中國經濟新常態下推動城鄉一體化發展的新策略[J].知識經濟,2019,(10.

[11] 奉賢實踐:打造“鄉村里的都市,都市里的鄉村”[J].經濟展望,2018,(6.

[12] 李春艷,聶亞珍.破解城鄉二元經濟結構的思路與對策研究[J].統計與管理,2014,(12.

[13] 王澤明.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下城鄉發展差異探討[J].邊疆經濟與文化,2016,(4.

[14] 馬井彪.城鄉公共服務均等化——破解城鄉協調發展難題的突破口[J].農村經濟與科技,2017,(18.

 


[①] 為便于對比,文中勞動生產率=增加值÷從業人員

[②] 這里指佛岡縣、陽山縣、連南縣和連山縣。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網站地圖
捷报比分即时比分直播 国内前十股票配资平台 河北十一选五 山东11选5 上证指数行情实时行情 11选5 安徽快3 江苏11选5 怎么预测股票涨跌 炒股网上开户 国内大量揄拍情侣在线视频 棒球比分直播运彩即时比分 北京十一选五 上证指数走势 浦发银行股票 股票涨跌关系 股票行情600326